玲珑骰子说_

我为冷圈做贡献第三发…!

“成为我所向披靡的勇气和惶恐”

大师的南羽都百日游

啊…!我想看风天逸×郭旭的文呀!可是没有大大写…我就烂鱼充个数…随便搞搞充个饥先……

        


        林子里路不平,郭旭走得踉踉跄跄,天色晚,参天的大树又遮住了刚出云的月光,黑得什么都看不清。远处传来打斗的声音,他只得放弃了分辨自己到底在哪儿,拖着腿向声音来源处走过去。
       似乎是走得太慢了,打斗的声音渐小,再有几步,一个似乎是营地的地方才乱七八糟地呈现在他眼前——火苗垂死挣扎在散落的木头上,几个帐篷散架的散架,勉强没倒的也是颤颤巍巍,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几个人,裹着一身黑还蒙着脸,乍看之下都能发现他们身上多处受伤,看起来已经没有气息。
       郭旭有点懵,但还是下意识的上前仔细检查,找找有没有还能说话的。翻了几个人却只有一个发型奇特白衣银衫的青年还可以抢救一下。


  止血加包扎,郭旭从没这么想念自己学医疗的妹妹。青年虽然多处受伤,但幸运的是没有被戳个对穿,止了血算是捡回来一条命。昏迷了一个晚上,醒来时好像还不怎么清醒,对着他哀声说了句“属下无能,没有保护好陛下,辜负了王爷所托…”就又晕了过去。
  郭旭抱着在营地废墟里翻到的一堆小瓷瓶和小破包袱一脸问号,等等,别说些我听不懂的,先告诉我这是麦丽素啊还是老鼠药啊?能不能吃啊?…………看着没反应了的青年,郭旭有点心累……
      

       又睡了一个白天,青年在熟食的香气中醒了过来。青年自称杜若飞,是羽皇陛下的护卫。断断续续地说清了郭旭眼里打架斗殴致人死亡的重案经过,并经历了侥幸愧疚惊讶等情绪之后终于认识到眼前之人并不是自己口中的“王爷”。
  而郭旭翻动了一下手里的烤馍,一肚子的话还没开口倒是先笑了一声,“合着你们这儿还是个封建社会啊?”看着杜若飞一脸懵,郭旭摆了摆手,“解释起来太麻烦,说了你大概也不懂,你随便一听吧。”又分给他了半块烤馍,感叹道“这搞得好像回到当年野战训练吃压缩饼干的日子,啧……我也算是重伤初愈,这恢复条件太差!”

       郭旭好像很自然的就接受了自己来到异时空的现实,一副随遇而安的样子。杜若飞听得他的话迟疑地点了点头,拿着烤馍却并没有要吃的样子,只是一脸忧愁地看着郭旭。

       郭旭被他看得快要手足无措了,禁不住开口相问,“怎么?不想吃啊?伙食确实差了点,但现在也找不到别的吃的啊,将就一下吧。”

       杜若飞摇了摇头,“不是……只是还不知道陛下是否已经脱离了危险。遇袭之后虽然已经第一时间向摄政王发出了消息,但那群刺客来势汹汹,我真怕摄政王施救不及……哎呀不好!此地只怕不能久待……”

       “冷静,冷静。”郭旭抬手做了个安抚的动作,示意他看看周围。“你们那个临时营地被打得稀巴烂,还有几具无名尸躺那儿,我可不想对着尸体一天一夜,今儿一早就换这儿来了,你可庆幸吧我虽然不记得我是怎么走来的,但至少记得前半夜走过哪些路,这边林子草木茂盛,离营地不远不近 ,不管来什么人吧,反应时间总是有的。”

       “哦……”杜若飞脸上浮现出一种被看穿的窘迫表情,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仿佛是为了应证郭旭的话,杜若飞刚乖巧地吃了两口烤馍,两人就听见有人走来。郭旭立马起身,扶着杜若飞把他藏进了身后的矮木丛里,示意他噤声。自己又坐回了火堆前,脱下外套盖在自己从营地废墟淘来的伤药食物上,一脸淡漠。


        来人只有两个,一个高挑削瘦,一个白白胖胖,穿着和杜若飞款式相同的衣服,都是形容狼狈。两个年轻人循着火光走近,就看见一脸严肃的“摄政王”默默坐在火堆边上,惊讶之余竟说不出话来,六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生出些尴尬的气氛。

       郭旭正在犹豫要怎么开口询问,却听身后杜若飞惊呼出声“向从灵,雨木瞳!你们怎么找到这儿来了?”

       郭旭一回头看杜若飞已经从矮木丛里探出了半个身子,干脆起身将他扶下坐好。三个难兄难弟此时相见都是激动不已,也忘了还有郭旭在场,向从灵雨木瞳一左一右地蹲坐在杜若飞身前,询问完伤势,讲述起了这两天的遭遇。

       原来那夜羽皇遇袭,杜若飞留下拖住几名刺客,向从灵等护送羽皇且战且退,但刺客人多势众,树林又多歧路,向从灵和雨木瞳为了拖住刺客,接连与众人走散。两人死里逃生,想到独自留下的杜若飞,不约而同折回营地,这才又在营地相遇。但营地只剩三名刺客的尸首和一片狼藉,四下寻找才找到这里。


        听向从灵他们说也不知道羽皇的状况,杜若飞心里着急,但又安慰自己,说不定摄政王已经派人找到了羽皇,迎接羽皇还朝了。

        想到摄政王,杜若飞不自觉地看向郭旭,郭旭回了一个疑惑的表情,摊了摊手。杜若飞这才回过神,向另两人道“我还没有向你们介绍这位……额……”杜若飞刚认识郭旭,而且郭旭又是他的救命恩人,自觉直呼姓名不太礼貌,看了看郭旭寸长的头发,犹豫一下接道“这…这位大师…!他不是摄政王,就是长得像,你们别怕。多亏了他的救治,我才能活过来。大师人很好的!”看郭旭没有异样,也就放下心来。

        郭旭倒是没有注意他怎么就自然地叫起了他的外号,只是和向从灵雨木瞳打了个招呼。向从灵性格内敛,对于长得像这件事不予置评,只是做了一番自我介绍,又对郭旭救助杜若飞这件事向郭旭道谢。雨木瞳却是忍不住啧啧称奇,表示大师要是在南羽都一定会被围观的,说不定连摄政王本尊也会被惊动。郭旭听后则表示如若有幸那必定要见上一面,这种能遇到世界上另一个自己的机会可遇而不可求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杜若飞三人对于郭旭一点儿也不怵摄政王都或多或少的表现出了惊讶,不过现在遇到的问题都没有解决,以后的事情,先且按下不表。

        三人一合计,现在的状况,想要凭他们找到羽皇有点困难,如今只能向南羽都而去。一来羽皇如今星辰阁是回不去了,那必定只能回南羽都。向南羽都走,说不定半路就会遇到羽皇。二来杜若飞需要救治,就算遇不到羽皇,将杜若飞送回去也是好的。可是杜若飞身上有伤,不能远行,怕是要耽搁时间。三个小友正在发愁,一直没说话的郭旭托着腮,拿着生火的木枝指了指营地方向“你们就不能抬着他走吗?”于是郭旭做指挥,让向从灵和雨木瞳取来没那么坏的帐篷,准备做成简易的担架,让雨木瞳和向从灵抬着杜若飞走。

       两人取来帐篷的木架和帆布,但也不知如何着手,看着木头直发憷。只看郭旭手上动作麻利,将杜若飞的短匕也用得十分顺手,三两下将木架修好,将布头缠在架子上,一会儿工夫担架就成形了。

       “我之前拖着小杜到这儿就觉得他太轻,不过亏得他长得轻,不然抬着走可得累的够呛。哎,小杜我跟你说,你可得趁养伤的时候多吃点,总这么轻那行,一阵风都要吹走了。”

       听着郭旭的玩笑,其余三人都忍不住笑起来,“大师不知道吧,我们羽人骨质中空,本来就轻。可不敢重了,怕展翼之后飞不起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郭旭脑内叮的一声刷新了三观,惋惜地看了一眼雨木瞳,又问道“你们能飞?那不是可以飞着去找你们的羽皇?”

       “那也不行。羽族规定,羽人要在二十岁成年之后才能凝翼飞行。我们都还没成年呢。”

       “哦…可惜了……我还没见过会飞的人呢……”

       “大师随我们回南羽都吧,你对若飞有救命之恩,我们理应报答的。你若没有什么事,在南羽都住下,过不了多久我们就能举行展翼礼了,你来观礼,就能看到啦!”

       听到此,郭旭才蓦地想起来他如今是无处可去,“那可多谢几位小朋友收留啦。好了好了,这就成了!”



腿了个开头…又腿一点…………等陛下上线再开新章吧……
        

我为冷圈做贡献第二发…!燃一把我的宅根魂!~想吃宅根的粮不容易啊~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并不…其实还饿着……_(:з」∠)_

啊……我为冷门做贡献…!这应该是个粮食向莱恩中心的MV……哎……莱恩的粮真少啊……sad_(:з」∠)_

那个仰慕皇长兄的孩子,终于成长成了皇长兄的样子,可骨子里却和长兄相去千里,最后只能在他离开的那间牢房里感叹着,“这世上再也不会有第二个萧景禹了”…